•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到2025年数字经济占我国GDP比重
    发布日期:2021-07-14 06:07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到2025年数字经济占我国GDP比重有望超45%

  在庆祝中国成立100周年大会上,习总书记指出:过去一百年,中国向人民、向历史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答卷。www.199360.com,现在,中国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又踏上了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的赶考之路。

  在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征程中,各行各业锐意进取,力争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数字经济行业也不例外。

  近年来,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愈发突出。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8.6%,同比名义增长9.7%。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的数字化进程按下快进键。一些企业以抗击疫情为契机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弥补经营损失、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缓解裁员压力、精准控制库存、保障生产生活,大幅提升了管理效能、作业效率,有效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

  在“十四五”乃至更长的时间里,我国发展数字经济有哪些机遇?如何缩小区域间数字化发展的差距?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

  NBD:世界经济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这会对我国发展数字经济带来哪些机遇?

  张新红:现在,人类已经进入全面数字化转型的新阶段,国际竞争格局将会出现重大变化。对于中国来说,发展数字经济机遇是多方面的。具体而言,首先,新基建会得到进一步重视,5G等数字基础设施会进一步普及,未来数字化生存环境会进一步改善。

  其次,未来经济的推动力量会更多地依赖数字经济的发展。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数字新物种发展很快,包括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新职业等层出不穷。未来还会出现更多的数字新物种,成为推动经济发展最活跃的力量。

  另外,在未来5~10年里,一些关键核心的数字技术有可能会获得重大突破。随着中国快速发展,在国际上面临的技术创新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企业已经进入“无人区”,动力充足。通过这些年的努力,我们拥有了相应的经济实力,也积累了在新技术创新方面的一些经验,可以说压力、动力、经验、实力都已经具备,未来有望实现重大技术的突破。

  张新红:技术革命一直都是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当今世界,数字技术正在引发一场经济社会的大变革,数字经济已经并仍将是世界经济增长的关键推动力。疫情的出现使这一趋势得到进一步强化。

  一方面,在疫情发生之前,数字经济发展就已经进入快车道。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占GDP的比重首次超过30%,标志着数字经济由此从量变开始走向质变,即便没有疫情,数字经济仍会快速发展。另一方面,由于疫情阻断了生产要素的正常流通,经济社会发展方方面面对互联网的依赖性明显增强,这也加速了数字经济的发展。

  大家可以看到,疫情期间,许多企业相关业务转到线上,像在线学习、在线医疗、远程会议等都得到快速发展。以前我们认为很难在网上发展的一些业务和模式也都发展得很快,比如网上房地产销售、汽车销售等。展望未来,数字经济将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

  其实在疫情出现之前,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50%以上,疫情出现后,贡献率进一步提高,预计未来几年数字经济仍将保持快速增长,到2025年,数字经济占中国GDP的比重可能会超过45%。

  NBD:目前来看,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效不太明显,国家为帮助他们改造升级做了哪些工作?您有哪些建议?

  张新红:总体上看,白小姐急旋风黑白图纸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缓慢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转型能力不足,就是“不会转”;二是企业转型成本偏高,很多企业感觉到“不能转”;三是企业数字化转型阵痛期比较长,并非立竿见影,很多企业“不敢转”。

  实际上,为帮助中小企业进行数字化改造,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针对企业“不会转”难题,去年5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多部门以及一些行业龙头企业、平台企业及服务商等145家单位共同启动了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首批就推出了500多项面向中小企业的服务举措。

  针对企业“不能转”问题,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对推进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组织数字化转型示范工程、开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行动、突破数字化转型关键核心技术等方面给予了相应安排。

  针对企业“不敢转”问题,去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印发《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对四大领域15种新业态新模式加强统筹协调,释放改革活力,相信这些对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都能起到非常好的作用。

  总体上看,政府部门对企业数字化转型更多地还是要引导,创造环境,减少阻力,促进企业创新活力的迸发,让新的业态、新的模式能够顺畅发展。同时,还要在相应政策上给予一定的倾斜。

  NBD:在数字化发展方面,不同区域发展得并不十分均衡,我们该如何理解这种不均衡,又应该如何解决这种不均衡?

  张新红:区域数字鸿沟实际上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在数字化条件下的一个表现,它指的是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之间在数字技术拥有和使用方面存在的差距。

  如何缩小数字鸿沟,我认为可以从两方面来思考,一方面是国家或者地方政府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信息服务的应用等方面,在政策上给予后发地区更多关注和支持,使它们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

  另一方面,后发地区自身也要努力赶上,发挥后发优势,实现跨越式发展,尤其是要在理念创新、制度创新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如果发展基础不好,思想理念还落后,政策创新也跟不上,那么将来会越来越落后;相反地,如果在理念创新、制度创新方面比先发地区做得更好,那么有可能会带动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的跨越式发展,这样会逐步缩小与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

Power by DedeCms